盐津鱼丸

开学随缘更新
坚定冷圈x轻微cp洁癖患者
这个人又傲娇又话废不建议勾搭

【忽幻】一拜天地,二拜高堂(6)

拖了好久
催更欢迎加群731782663

温酒:

忽悠此次回来,万万没想到某幻的改变竟然会这么大。

不单单是身高,性格也不再想昔日一般的淘气,外貌也更加的硬朗。

“幻……”忽悠唤了一声前面的人。

“嗯?”

“你……变了很多。”

“……嗯。”

“……”

两个人一路无言的走到了家中,正好赶上午膳,老爷不知道为何,这次将某幻忽悠一同唤去用膳。

老爷先是对着某幻一通关心,后才冷漠的和忽悠谈话。

“忽悠,这次战役胜利,听他们说你的功劳不小啊。”

“不敢,都是老爷教导有方,忽某人永远都会顺从老爷。”忽悠放下筷子,推了推眼睛。

“呵,说的比唱的好听。”老爷不屑的说到。

“不敢。”忽悠顺从的说到,对于座上席的冷嘲热讽权当无察觉。

“你也老大不小了,等这最后的战役回来后,也该成家了。”老爷突然冒出这句话,让本来乖乖吃饭的某幻,呛了一下。

“咳咳!”忽悠见状给某幻到了杯茶,让某幻顺下去。

“此事,不急。等我归后再谈也不迟。”忽悠看着老爷面色不改的说到。

“不行,你……”

“在下吃饱了,便先回房了。”忽悠打断了老爷的话,站起身离开座席。

“那我也……”某幻也想开口离开,却被老爷一口凶了回去。

“你留下!平时先生的教导这个时候忘干净了吗?!”

“哦……”某幻蔫蔫的回答。

老爷生气的握着手里的拐杖,心里的那股不安没有因为生气减少,反而更多。

是的,从见到这个孩子开始,他心里一直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但还是把他捡了回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孩子本身的手段……但这不安是什么,原自什么,他现在都不清楚。或者说,隐约知道却不愿意去相信……

鱼丸:

这次,忽悠没有跟某幻告别。

月将落,日未升,星星失去了颜色,天地一片蒙蒙。灰暗中,青年不曾回首,向着深渊踏上征程。

从月升到最顶上时开始,某幻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与天花板上的木头杆子干瞪眼。

窗外一片混沌,闭上眼就是忽悠的影子,挥之不去。

好想他。

平日里不绝于耳的蛙叫蝉鸣听不到了,夜晚总点着的那几盏灯笼也在风中无力摇曳,映得窗口影影绰绰,颇有种风雨欲来的架势。

不安在心里蔓延。

某幻没想到忽悠会走得这么猝不及防。

他幻想过无数种他们分离时的场景,有相拥而泣的,有对视无言的,有碰拳起誓的,甚至有发生争执的,有各式各样风格迥异千奇百怪的,但唯独没有这一种。

蓝发青年赤脚推开木门,木头与木头摩擦,吱呀声回荡在夜空里。

张扬的红已渐行渐远,徒留下一个孤寂的背影。

他匆忙跑出屋子,想大喊着叫住他,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或许是怕这夜太静,会吵醒他人,或许是怕一旦出口了,就舍不得再放他走了。

“忽悠……”

最终他只是张了张嘴,无声地呼唤着。

远处的身影好像顿了一下,又好像没有。

他靠着墙慢慢蹲下,抱着膝把自己缩成一团。

石板的冰凉透过脚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往上蔓延。

快要下雨了。

泪眼朦胧中,他看到一张被石头压着的,放在阶梯底下的泛黄的纸。纸上的字迹放荡又霸道。

“照顾好自己。”

大雨来得很突然,一瞬间就打湿了忽悠单薄的衣裳。

电闪雷鸣中,他抹了把脸,忽然想起在很久很久之前,一个痞子朋友问自己的一句话。

“这世上有没有什么你不想做却不得不做的事?”

那时他具体的回答已经忘了,只依稀记个大概。

“于这乱世,大官大将皆身不由己,你我无非苟活保命者,天地浩荡,只剩自由这最后一点快活可言,哪还有再主动放开的道理。”

那之后他就再没见过那人,试着打探过,却杳无音信,只记得最后抛出那问题时,他的眼神有些奇怪,像是带着什么沉重的感情,压得他喘不过气。

“不成想我也有今天。”

忽悠喃喃,擦去睫毛上的透明液体。

若如今还有人问我,我必回答。

“有。”

这天气凉了,也是容易感冒。

他抽抽鼻子。


战争爆发得像大雨一样突然。当人们反应过来时,硝烟已经弥漫了一半的地图。

“你快随我走!”

院里,富态的老爷怒气冲冲地喊道。

“忽悠他究竟哪里让你这么着迷,不过一个下贱的养子,抱过来的畜牲,就算当上了将军也配不上你!

他要逃得过这战争的摧残,怎会这么久没一点消息,说不定早死在外面了!”

他拍拍胸口,顺了几口气,又循循善诱道。

“你跟我去你叔叔家避难,那里比他好看,比他优秀的人多得是,以你的身份,要什么有什么,何苦抓着这么个东西不放不是?”

一旁的下人上前扶住他。

“你走吧,我等到他就去。”

某幻依然是这一句话,高高地靠着树干不肯下来。

“给我抓!!!”
老爷气极,拂了衣袖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一眼,只听身后鸡飞狗跳,连连叹气。

小少爷哪是壮丁的对手,更何况寡不敌众,很快便被绑住了手脚抬着塞进了马车。

某幻扭动着身子却逃脱不得,破口大骂起来,“放开我!你们干什么!快放开!”

“别喊了,你是幻家的人,就该替幻家想想。”

你也休怪为父狠心。
老爷让下人照顾好他,自己钻进了另一辆马车。若不是这接连的战火,我又何尝不想顺了你的意。你可是我最疼爱的儿子啊。

“走吧,天不早了,该赶路了。”

【忽幻】宣传
喜欢忽幻的小伙伴欢迎来忽幻发粮处
本群忽幻only不拆不逆

【忽幻】厨子瞎子戏子痞子


打城东来了个戏子,打城西来了个痞子。

城东的戏子生得英气,蓝眸温润;城西的痞子生得俊秀,红发张扬。

痞子一张铁嘴走天下,妙口生花,三寸不烂之舌不知结识了多少人,又结仇了多少人,忽而乍现,悠然自得,唤作忽悠。

戏子唱功了得,一句三折婉转,余音绕梁,台步轻盈,一颦一笑勾了一众心思,厚重油彩挡不住眼神幻化多端,名为某幻。

城中有一外乡厨子,自小离家流浪此处,被一小破客栈老板娘收留,此后拜了师,学了艺,定了居,不得姓名,便只称厨子。

厨子来时已瘸了条腿,少了少年人玩闹的心思,钻研菜谱倒也得了半城名声,小客栈有了招牌,扩了建,聘了人,变成了大客栈。

大客栈门前有一瞎子,无人知他何时来,何时瞎,瞎前做什么,瞎后做什么,便只称瞎子。

瞎子面色枯黄,骨瘦如柴,摸着胡子说厨子做菜不干净,往锅里放老鼠肉败大家的性子。

人们问他怎么知道的。

他说他看到了。

众人怒,要把厨子绑了打死。

老板娘拦不住,匆忙中惊扰了歇息的痞子。

痞子见了过来解围,说他一个瞎子怎么看得到。

众人恍然大悟,说是,一个瞎子怎么看得到。

痞子救了厨子,厨子谢过痞子。

瞎子灰溜溜躲去窑洞下,躲过人们的棍子。

痞子问厨子,这地儿可有什么特色?

厨子不报菜名,不讲山水,说城东有个戏子。

这戏子刚来不久,有一副不可多得的好嗓子。

“你说这个戏子不看不行?不过一个戏子。”

痞子再问,厨子也不答,非要他自己去见。

痞子作别了厨子,去找城东的戏子。

戏子并非天天上台,痞子来得不巧,错过了前一天,只得又等两夜。

痞子这边等,戏子去客栈找了那边的厨子。

厨子说他这来了个痞子,生了个不同的性子。

“你说有个痞子有趣至极?不过一个痞子。”

戏子再问,厨子也不答,非要他自己去找。

春初草长莺飞燕回归,痞子斜倚台前等,戏子折花台后看。

痞子一副好相貌,鼻挺眉浓眼凌厉,遇人淡笑,回话让三分,不像痞子倒像公子,竟真如传言那般收放自如。

班主见了戏谑,问,你若对他有意思,何不上前探究一二。

戏子摇了摇头,只顾看下去,薄纱帘层层,掩了面庞,模糊了嘴角微勾。

痞子只身飘荡多年,江湖险恶,平日也不得松懈,何尝未发现偷看的戏子。

那人星眸皓齿,举手投足悠然自得,优雅却不女气,得体却不造作,反更有种江湖人的豪放。

终是痞子先憋不住气,找了跑龙套的小丫头要见班主。

班主见了笑曰:“你俩有缘,且自己等罢。”,折扇拍了拍他的手背,遂转身进了后台。

痞子怔愣,一摸袖口,掏出一小张纸,不知是何时被人放入的。

“戏时肆陆,戏后肆陆。”字如其人,正气浩荡。

天微暗,戏台旁的小童掌起了灯。

观客或单独或结伴,竟是座无虚席。

痞子数着位子坐下,四排六坐,正正中的地儿也无人打扰,看是先前便安排好的,一抬头,青布红衫皆在眼底。

戏子压轴,唱的旦角儿,眼角红晕勾人,似有万千话。

痞子笑了,翘着二郎腿看戏子台上挑眉暗送秋波,掌心的纸已被无意中捏得毛糙,背面四个蝇头小字藏在角落——“致龟孙子”。

凉风习习吹,众人散,痞子听完戏,悠悠转到台后河畔的桃树下。

约莫一盏茶,戏子才急急忙忙从侧门朝他跑来,已是卸了脸上的妆容,在月光下朦胧了神情。

“你才是龟孙子。”

痞子笑骂,上前勾肩搭背。

戏子也笑了,说我多唱一首都是其他人沾你的光。

近来小城起了纠纷,闹得沸沸扬扬,不知情的人往人堆里丢一句,可以得到十句回话。

闲人们七嘴八舌,答案无非家长里短,这次却不同寻常。

在安逸中闷久了的小城迎来了大事儿。城北的公子看上了城东的戏子,城南的闺女看上了城西的痞子。

公子是个好公子,闺女也是个好闺女,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偏躲不过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又偏看上了那戏子和那痞子。

官爷大怒,岂是什么下三滥的货色都能攀上他家的子女?

世人皆曰戏子无情,痞子无义,又怎肯放过这场好戏。

商贾出了银两,找人要砸了戏子的戏台。

混混儿拖着刀棍,烈阳下朝城东晃去,路旁看热闹的围了半条道,装模作样地指指点点,虚虚掩了孩童的双眼。

班主收了折扇叉手抱胸,“谁敢动我的地儿?”

老爷禁了足,定了日子要绑了闺女塞进花轿,唢呐吹起,锣鼓喧天,爆竹碎屑随着队伍飘过了数条街。

公子不服,闺女不愿,半路造了反,拉扯着翻了轿子,掉了鞋子。

痞子扛着刀冲进人群,提起了公子和闺女,戏子带着一众人拦住追上的壮丁,嗤笑“都是什么二愣子”。

人终是逃了出来,一来二去闹了个鸡飞狗跳,丢尽了官姥爷的面子。

可怜了那戏子和痞子,要被恼羞成怒的官爷抓去,丢进牢子。

众人也不知后事如何,只知这一夜间,不见了戏子和痞子。

瞎子躺在客栈旁的小巷里剔牙,看巷外吵闹推搡。

有人暼到了瞎子,问他知否。

瞎子扔了草根,说戏子欺骗了城北的公子,痞子糟蹋了城南的女子。

最后戏子和痞子起了念子,逃出了这城池。

人们问他怎么知道的。

他说他看到了。

众人怒,去找那戏子和痞子,却发现城东的戏台人去楼空,城西的地盘没了场子。

痞子戏子早已不见了影子。

人们咒骂叹气,继续回去过他们的日子。

客栈依旧人来人往,嘈杂无章,饭前饭后闲聊的话题众多,与前日无差,只是又多了一项,越传越邪乎。

有人说是那戏子勾引了那痞子。

有人说是那痞子拐走了那戏子。

也有人说是他俩互相利用,欺骗了一整座城池。

出来歇息换班的厨子听了一拍桌子怒喝,
“放屁!”

吓得客人哗啦啦掉了一桌筷子。

老板娘把他瞪回了后厨,上前赔笑道歉。

“不要理那厨子,他就是个疯子。”

厨子脱下袍子独自喃喃。

“分明是那痞子爱上了那戏子,那戏子爱上了那痞子。”

“情一片,幻出人天姻眷。但使有情终不变,定能偿夙愿。”
“碧澄澄云开远天,光皎皎月明瑶殿。”

城外荒郊野路上一匹马拉着车子,上面铺满干草。

春暮花稀叶茂,看了满眼深浅绿。

痞子骑马载着戏子,马蹄走走停停,马车摇摇晃晃。

“风景甚好,你就莫唱这长生殿了罢。”

痞子嘴角叼着草籽儿,松松胳膊甩甩鞭子。

戏子停了音浅笑,伸伸懒腰扭扭脖子。

“抬花轿如何?”

“花轿起那个三声炮,惊天动地~鼓乐响(那个)丝竹鸣(啊)。”

“又听得花轿外,欢声笑语,一声高来,一声低。”

【忽幻】小段子(1)


某天两人深夜下播,洗完澡依偎着靠在假皮沙发里,感受七小时前吃掉的晚饭变成粑粑拉出去后,肚子存在感十足的空荡感。

“咕~~咕~~~”

“我好饿啊。”
某幻最先开口,艰难地转身换了个趴着的姿势,试图通过挤压胃部来减轻越来越清晰的饿觉。

忽悠撇了一眼某幻的翘臀,很自然地把手搭上去揉捏,然后被一巴掌拍掉。
“吃面吗。”

“什么面。”
某幻脸上纹丝未动,淡定依旧,为了掩饰心中的小得意甚至手握着忽悠的手抚了抚重新放回了自己的屁股上,内心OS像忽悠这么土的人下一句妥妥的是“你的心里面”,谅他舌头开花也放不出什么狗屁。

就这套路撩不了他钢铁小直男mc double b。

忽悠被某幻的反常吓得抖了抖,感受掌心下手感极好的软肉被自己玩弄成各种形状,弹性十足地努力想回到原来的形状。

但这阻挡不了他作死的步伐。
“我下面。”

?????

某幻惊了,这是什么神奇的操作。

“过来挨打!”

【忽幻】我推开一扇木门

文风模仿,很短。

我推开一扇木门。

今天猫头鹰会来送信,但我没看到信,也没看到猫头鹰。

我问挂在窗口的铃铛,猫头鹰去哪了。

铃铛说老鼠吃掉了猫头鹰。

它很害怕,发起抖来,但是没有声音。

猫头鹰死了,我去找老鼠要信。

老鼠在奶酪里,奶酪在喝红酒。

红酒变味了,有点腥臭。

老鼠说根本就没有信,也没有猫头鹰。

我不信,因为我看到了它胡须上的肉渣和身后的骨头。

我觉得是它吃了猫头鹰。

我不知道我是谁,骨头说脑子知道。

我去问脑子,脑子在浴缸里游泳。

我问它,“我是谁”。

它说:“你是忽悠。”

我很生气,因为它在骗我。

门牌说我叫某幻。

浴缸里的水在尖叫,它们烧死了自己,沸腾的气泡沉到水底堵住了通水孔。

脑子变红了,也很生气,向镜子里的眼睛告状。

眼睛睡着了没听见,脑子熟了,我吃掉了脑子。

风在敲门,但我不想开,外面太热。

别想骗我出去,我知道的。

雪花被热化了,向窗台求救。

窗台没有理它,它们在吵架。

我在房间的角落发现了蓝色的毛,很漂亮,是我见过最美的颜色。

我把它们收集起来洒在头上。

我的头发是红色的。

毛们不高兴,说红色太热了,躲进了围巾里。

围巾在唱歌,我听不懂。

骨头说他在唱童谣。

眼睛醒了,说他在唱丧歌。

我相信眼睛。

我问围巾为什么唱丧歌,围巾说因为猫头鹰死了。

房间很暗,我点亮了指甲。

但是脚到处乱走,我不得不把指甲拔下来放在盘子里。

脚跑了。

但是没关系,手还在。

眼睛去找脚了,一只眼睛找一只脚。

眼睛也是蓝色的,跟那些蓝色的毛一样漂亮。

我不喜欢我红色的眼睛。

叉子杀了老鼠,蜡烛是帮凶,燃尽了自己最后一段灯芯。

我不敢懈怠,因为还有更多的老鼠。

它们从我的影子里爬出来,反过来撕咬影子。

只有我有影子。

影子很害怕,大喊起来,爬到窗台上往外挤。

窗台和雪花吵累了,雪花跑了,窗台在哭。

房顶上飞来一只黑色的鸽子,被白色的猫赶走了。

围巾唱累了,缩到了冰箱里。

冰箱里只有一些肉。

我不饿。

垃圾桶空空的,我把肉拿出来喂给了垃圾桶。

天花板上有东西在飞,吓到了上面白色的猫。

猫跳到门口的槐树下,开始挖土。

雪跑了,我不知道外面还热不热。

但是雨来了,和风一起敲门。

我没开门,我还在找信。

眼睛追不上脚,脚顺着烟囱爬到了地下,那里有他的巢。

手在厨房炒菜,筷子和刀打了起来,为了手烧的菜。

我闻不到味道。

老鼠又出现了,跳到锅里,和心一起翻炒,或许还有肝,我不知道。

骨头在搅拌一旁的汤,汤是红色的,跟手的颜色一样。

我回到浴室,水已经冷了,气泡从通水孔离家出走。

镜子走到我的面前,向我呼出一口气。

镜子里没有我,只有脑子。

脑子说:“你是忽悠。”

“我是某幻。”

眼睛说相信脑子。

老鼠说不要信它。

我很害怕,不知道什么才是真的。

也许一切都不是真的,我也不是真的。

没有猫头鹰,也没有信。

白色的猫挖完了土,变成黑色,我看到坑里的头骨。

骨头在笑,说它找到了它的同伴。

我不敢出去拿头骨,风会杀了我。

影子出不去,躲到了灯泡里,抱住了光。

老鼠藏起来了,只剩下被叉子杀了的那一只。

叉子切断了老鼠的头丢到碗里,砍断它的四肢扔进壁炉,最后把它的身体丢进冰箱。

我没有阻止。我不能阻止。碗很危险。

风和雨都走了,我仍感到威胁,但是我敢出去了。

头骨不见了,好像被猫叼走了。

坑里多了一些东西,可能原本就在那,也可能是新长出来的。

雪回来了,在偷看我,我觉得它应该和窗台和好。

兔子捧着骨头在啃,蜗牛在它的头上乞讨。

根冒出来透气,被蚂蚁绑架了。

我问槐树信在哪里,槐树说猫头鹰死了。

信在哪里。

猫头鹰指代某幻,老鼠是忽悠的心魔。

【忽幻】无责任脑洞沙雕文(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的)第一弹

                 
大家好,我叫忽悠,是这个村最靓的仔。

听我妈说,我出生时脐带坚硬无比,一般的剪刀剪不断,劈坏了好几把大砍刀,眼看着时间越拖越长,孩子和妈都要撑不住了,幸好有一个叫吴织亚的人来得及时,功力深厚,一刀切下才让我得以保命。

可能这也是我营养吸收特别好的原因,以至于现在看着有丶丰满。

其实看胳膊还是很瘦的,屁股大什么的不要听他们胡说。

又听我爸说,我出生时的哭声很特别,其他小孩都是呜呜哇哇,只有我是“开大,开大”,全村人惊奇不已,村后山的道长都被我惊动,说此娃日后必成大器,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

所以他们给我取名吴织亚切大忽悠。

我家佣有当地最大的养鸽场,为了召回鸽子,我经常发出“咕咕”的声音,所以大家又尊称我为“鸽王”,虽然我很不喜欢这个称呼。

我自小标新立异,想法与众不同,自从那一天村里通了电,就带领全村跟上时代的潮流,成为一名骄傲的美发爱好者。

记得那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第一次染完发。看着镜子里不一样的自己,一种全新的快感席卷了我全身。

从此踏上一条不归路。

至今我已尝试过红黄灰紫等种种发色,仍没feeling到最令我满意的那一种。

可能是老天嫉妒我太帅。

村口王师傅是个海龟,与我相识多年,当年他成精的时候摔了一跤翻不过身,受我照料逃过一劫,给个面子,烫染发可以打七折。

我说太贵了再便宜点。

他说洗剪吹五折,不能再少了再少该亏了。

真扣。

上面说到,我是这个村最靓的仔,本应迎娶一个最美的妞,比如村花小翠,乌黑眼睛大辫子,前凸后翘皮肤白,直到我见到了隔壁村的某幻。

从此他就是我心中最美的妞。

那天我骑着毛驴去赶集市,一路知了滋儿哇滋儿哇乱叫,驴也滋儿哇滋儿哇乱叫,扰得我心烦。

集市是两个村联办的,不知哪个煞笔领导把地点定在村与村之间的交界处,那个山坳坳里赶路都要赶半天。

偏偏我又被母后叫去进货,拎着鸡毛掸子说是不去就把我头发剃光。

剃光还成,白瞎了我这一张风流倜傥的脸。

在威逼没有利诱下我只好牵着毛驴出了门,顺手拿走了桌上最后一块窝窝头。

说来奇怪,可能与众不同的人的坐骑也与众不同。

我那毛驴平日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看电影。每次村里拉起大白布放影片,它没人牵着就屁颠屁颠自个儿跑去看,看完再自己屁颠屁颠儿地回来。

因此人送外号小电驴。

走着走着,小电驴突然不知道发什么疯,撅着蹄子就往一旁的泥坑跑,我坐在驴背上一路颠,差点儿摔下去,吓得窝窝头都掉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一声骏马嘶鸣,我的驴儿被拦下来了。

那人逆着阳光身披草皮,手上一个小皮鞭,帅得不得了。

当时我心里就想。
哇,硬核。

他收了鞭子说你滋儿哇滋儿哇乱叫什么,往旁边田里跑踩坏了人家苗苗怎么办。

我说我哪有滋儿哇滋儿哇乱叫,都是这驴突然漏电了怪不得我,我回去就抽他。

他噗呲笑了,坐在高高的马上居高临下地看我,眼睛亮闪闪比村中心首富钻石王老五家的镶金水钻还好看。

那一刻我突然有一丝异样的感觉,过电一般,让我不得不开口。

我觉得这个要求可能有那么一点点过分,毕竟两人第一次见面,但我决定作为一个男人,为了男人的尊严不说不行。

“凭什么你坐那么高!我也要骑马!”

“你神经病吧?!”

死缠烂打下我终于爬上了马背,从后面环住他的腰。他的背很宽很暖,肉太少了有点硬,腰又是软的手感极好。

我情不自禁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把背拱起来一点以免碰碰乱跳咚咚响的心脏撞到他的背。

一起走了一半的路我才突然意识到这就是心肌梗塞啊呸心动的感觉。

按照习俗我看上了他是应该对他唱山歌表白的,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当场我就清了清嗓子开吼。

“大风车艾玛吱扭扭滴转,前面那个姑娘啊真好看~~~”

刚开口我就感到怀里的身躯抖了一下,马也跟着小跑了几步,硬生生给我颠出几个颤音。

应该是被我美妙的歌喉震撼到了。

“shit!闭嘴!”

漂亮男孩还放了个洋屁,是个狠角儿,不愧是我悠哥看上的人,就是不一样,哪哪都透着一股傲娇劲儿。

没看错,是我的菜。

“你唱的什么狗屎。”
他形状姣好的嘴里好像蹦出了一句脏话。

不过不重要,我只想吻他。

“不好听吗?”
我眨巴眨巴眼睛看他,凑到他耳边说。卖萌攻击没人扛得过。

尤其是我长得这么帅。不过他现在看不到。

但是听声音就够了。

果然他耳朵红了,梗着脖子嘴硬。
“不好听。”

我不服,这可是天籁之音,隔壁欧根说话都跑掉。

“那你唱一个。”

他扭头撇了我一眼真的唱起来了,我听不懂,好像是英文歌。

但是真的很好听,偏低的音色让我想起了一种电视上看到的叫不出名字的乐器。

风被歌声招来,吹乱了他的头发,带着干净的洗发水气息飘向远方。

如果爱情有颜色,那一定是蓝色。

他的头发很浓密,是在阳光下泛着金光的蓝,在阴影里又深沉得像湖底一般,漂亮得不真实。

听说跟一个人套近乎一定要从他感兴趣的地方下手。

我决定主动出击,先夸夸他的秀发。

“你假发哪买的真好看。”

“滚你妈,老子头发自己长的。”

我的驴靠着他的马慢慢行走在去往集市的小道上,一脚深一脚浅。

我第一次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儿再慢一点儿,好让我能跟他再多待一会儿。

“对了,你不是隔壁村的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
“迷路了。”

集市后我们互换了交流方式,发现住得并不远,我在A村,他在B村,A村在B村南,B村在A村北,我住在A村北,他住在B村南。

也就是走几步就到了,只是我俩平时都太宅不出门所以不知道。

经历了上次的告白失败,我打算进行下一步尝试。

听说现在的女孩儿都喜欢文艺青年。

于是一天晚上我跑到他家窗户下决定跟他对诗。

他拗不过我,先出了上半句。

“白云深处有人家。”

woc这还不简单,也太看不起我忽•李白•雪莱•泰戈尔•悠了吧!

“人家爱死你了啦。”

后来我就不知道怎么倒在了地上,摸着鼻孔里黏糊糊的鼻血跟月亮姐姐眼对眼,旁边躺着他的一只鞋。

“真辣。”

说着流下了动感的泪水。

再后来我的公驴跟他的母马好上了,偷情生了头骡子,进度比我们还快。

两家为了这头骡子有了意见,都说是自家的财产。

眼见着就要吵起来,我一拍桌板出了个注意,“我娶了他不就一家了吗,分什么分!”

“什么?!!”
他看起来很震惊,但好在我爸妈和他爸妈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很和平不暴力,充满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接了个亲家。

很好,很好。

但是某幻有意见,他说要测试一下两人的相性,我答应了。

他拿出一把香菜和芹菜,让我在其中选一个,我选了香菜。

当场他就翻脸了,把芹菜和香菜往我脸上一砸就跑出了门,拦都拦不住。

后来我才知道他讨厌香菜,让他吃香菜就像让他吃屎一样。

可我真的很讨厌芹菜,还不如让我选屎。

再再后来为了培养我们之间的感情,两家人摆了一桌斗地主,比武招亲。

这一战打的是昏天黑地日月无光,我发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这让我很开心,当场打出三个五以表敬意。而且经过几个晚上的加训,他好像比我还菜一点。

他也毫不示弱送了我一把豆子,礼尚往来。

所以我们在一起了。

也许你觉得莫名其妙,但总之,我们在一起了。



【忽幻】论坛体《我不小心把我室友上了怎么办》(下)

和群里的宝贝儿们一起玩的,整理一下搬到这里来

欢迎加入忽幻发粮处731782663

234L鱼丸:

大家发现楼主不见了吗

235L右右:

你哪里都好就是有个缺点

什么

缺点我

236L拾泠:

.你知道我和唐僧有什么区别吗?

唐僧取经我娶你。

237L宿醉:

看来楼主已经emmmm

238L旗子:

楼主应该去土味回击了

239L鱼丸:

坐等更新

240L小籽:

你们有点土味

241L弥羽:

一脸懵的看你们土味

242L右右:

等待露珠成功的消息

243L拾泠:

太土了嘔

244L旗子:

等楼主回来!

245L宿醉回复小籽

正常

246L鱼丸:

半小时了楼主都没出现,都够来一发了

247L浔棂:

广东人民提前发来贺电

248L十一:

你可真短

249L拾泠:

震驚 肯定是辦事去了嗎

250L旗子:

可能真的在……

251L十一:

我可以三天三夜永不停歇

252L弥羽:

摸鱼去了

253L宿醉:

嘶,有点东西

254L十一:

dei

255L鱼丸回复十一:

你是禽兽吗,被淦上三天三夜吧

256L右右:

嘤不会忘了我们去干一些脏脏的事了吧

257L旗子:

我们可能明天才能看到露珠了?双击查看原图

258LPea:

魔鬼魔鬼

259L拾泠:

樓主還沒回來?

260L鱼丸:

有丶好奇

261L冥子:

你们在说什么

262L拾泠:

去辦事了嗎嘿嘿嘿

263L十一回复鱼丸:


264L和平鸽王:

宝贝儿们我回来了!

265L拾泠:

歡迎歡迎

266L宿醉:

怎么样

267L旗子:

露珠!办完事了?!

268L和平鸽王:

咳咳

269L拾泠:

事情怎麼樣

270L和平鸽王:

我们在一起了

271L拾泠:

哇哦!

272L拾泠:

9999999

273L十一:

99999999

274L拾泠:

他怎麼跟你說的

275L和平鸽王:

是这样的

276L右右:

哇成功了就不要叫我们宝贝了会吃醋的

277L冥子:

黑人问号脸

278L和平鸽王:

我俩其实是双向暗恋

旗子:

哇,我喜欢,好棒

279L拾泠:

果然是悶騷怪嘛

280L和平鸽王:

刚刚我对他就行了一波土味情话攻击他就受不了了

281L右右:

哇99『没室友抱住娃娃』

282L和平鸽王:

总之要谢谢大家

283L和平鸽王:

他现在在我怀里,说想和大家说几句

284L十一:

祝99!(抱住鱼丸一个过肩摔)

285L宿醉:

看看四周的直男舍友【留下了眼泪】

286L弥羽:

999

287L薇薇:

哇9999

288L旗子:

不用谢,999

289L拾泠:

抱住……空氣不知所措?

290L小籽回复宿醉:

你可以去gay他们

291L和平鸽王:

咳咳,我是他室友,没号就用他的和你们讲

292L旗子:

抱住一旁的狗。。。

和平鸽王:

现在是男朋友!!!

293L拾泠:

???

294LPea:

999999999

295L弥羽:

(震惊)

296L十一:


297L拾泠:


298L和平鸽王:

还有我不是闷骚!刚谁说我闷骚!

299LPea:

(假装不惊讶

300L拾泠:


301L弥羽:

好像是他室友没qq号(懵)

302L右右:

男朋友?『想反攻的受啊』

303L十一:

嗯哼

304L宿醉:

不知道啊(傻)

305L和平鸽王:

我是露珠室友,自己没号用他的

306L拾泠:

所以舍友你舍友在哪裡?

弥羽:

哦。。。懂了懂了

307L拾泠:

在你後面嗎?

308L和平鸽王:


309L拾泠:

【危險發言】

310L宿醉:

疼吗

311L小籽:

你们又再讨论什么了?

312L和平鸽王:

那句白云深处有人家是我想了两天想出来的,没想到他这么土

313L右右回复拾泠:

你脏脏的

314L宿醉:

现在的鸽王是他男朋友

315L和平鸽王:

疼。。。个卵子啊!

316L旗子:

大家都懂

317L右右:

看上去露珠一点都不温柔

318L旗子:

不用掩饰

319L拾泠:

不打擾了

320L小籽:

我不懂

321L和平鸽王: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是他这个撒娇怪压我

322L拾泠:

祝你們夜夜笙歌新婚快樂

323L瑞寶:

你性福嘛

324L和平鸽王:

你们怎么都污污的

325L拾泠:

不打擾了我們走不要耽擱他的婚事

326L旗子:


327L拾泠:

嘘。。。。

328L薇薇:

好的

329L和平鸽王:

事情结束了,这个贴就封了吧

330L右右:

去陪露珠吧『邪恶的微笑』

331L和平鸽王:

最后给大家一点福利

332L拾泠:

震驚

333L十一:

激动!

334L右右:

福利!

335LPea:

(兴奋

336L和平鸽王:


337L和平鸽王:

我和他,右边是露珠

338L拾泠:

震驚

339L十一:

帅啊

340L拾泠:

為什麼靠的這麼近

341L小籽:

所以鸽王是受??

342L十一:

好高……

343L和平鸽王:

露珠回来了,我是攻啊!

344L右右:

露珠是攻

345L和平鸽王:

我是右边那个比他高

346L十一:

有点眼熟

347L右右:

身高定攻受!

348L和平鸽王:

好了好了封贴了,有缘再见吧

349L十一:

QAQ

350L小籽:

这是正脸吧

351L鱼丸:

等等!

352L拾泠:

Cut?

353L鱼丸:

我知道你!

354L右右:

这俩人有点眼熟?

355L鱼丸:

你是不是b站那个!

356L拾泠:

是B站那個吳織亞切大某幻嗎

357L右右:

这是忽悠和某幻!?

358L薇薇:

好像在哪见过耶

359L旗子:

啊,我也知道!

360L小籽:

啊!难怪眼熟

361L十一回复鱼丸:

眼熟!就是直播榜单前二!

362L和平鸽王:

。。。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363L右右:

哇超喜欢你俩的!

364L拾泠:

震驚 我喜歡的兩個up同居了

365L拾泠:

話說你們不去剪視頻嗎

366L十一:

我可以催更吗……

367L旗子:

哇99加催更

368L右右:

高举忽幻大旗了

369L小籽:

催更

370L和平鸽王:

这你们都看得出来????

371LPea:

显微镜女孩不是吹的

372L十一:

忽幻女孩+男孩的胜利!

373L右右:

所以不要鸽啊今天

374L拾泠:

【危險】

375L和平鸽王:

更新是不可能更新的,我们要出去度蜜月

376L右右:

微博发糖!

377LPea:

录vlog!

378L右右:

等待

379L十一:

坐等吃糖

380L瑞寶:

跪求蜜月直播!!!

381L拾泠:

什麼時候結婚!!

382L浔棂:

你室友刚刚发了微博诶

383L十一:

有没有喜糖!

384LPea:

vlog!(危险发言

385L和平鸽王:

咳。。。这件事大家不要往外穿,怪丢人的,自己知道就好

386L拾泠:

【震驚

387L拾泠:

好的好的好的祝你們幸福快落

388L和平鸽王:

再给大家一张照片好吧

389L十一:

好好好!

390L浔棂:

有封口费吗

391L和平鸽王:

392L右右:

你俩今天要咕咕了吧

393L和平鸽王:

今晚都咕咕

394L十一:

舒服!

395L拾泠:

封口費哈哈哈哈哈哈哈

396L和平鸽王:

好了真的封贴了

397L十一:

祝夜夜笙歌!

398L汤包:

今晚high不high

399L拾泠:

今天有情侶博!

400L和平鸽王: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401L浔棂:

新婚快乐

402L十一:

十一爱你muuuua!

403L右右:

明天的糖『敲桌子』

404L拾泠: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靠

405L拾泠:

潯欞老師你是魔鬼嗎哈哈哈哈哈哈哈

406L和平鸽王:

那再次感谢大家,我封贴了

——————封——————

【忽幻】论坛体《我不小心把我室友上了怎么办》(上)

和群里的小伙伴一起玩的,搬到这里来
欢迎加入忽幻群731782663

《我不小心把我室友上了怎么办》

和平鸽王:
问题如标题
双击查看原图

1L拾泠:
上了舍友?!楼主流啤啊

2L和平鸽王:
具体发生的事很复杂,我慢慢说

3L瑞寶:
哇,有丶刺激

4L拾泠:
我感觉会有大事情

5L和平鸽王:
我和我室友是很好的朋友,最早是网上认识的

6L旗子:
搬小板凳围观

7L拾泠:
网恋?!

8L宿醉:
什么?

9L和平鸽王:
后来奔现(呸)发现志同道合就搬到了一起

10L离怀:
室友可爱吗?

11L旗子:
哇,还同居

12L拾泠:
我靠感觉不是普通的室友关系

13L和平鸽王:
回复离怀:超可爱

14L瑞寶:
激动的抱紧室友

15L右右:
哇想要舍友『抱娃娃』

16L和平鸽王:
我跟他关系很好,说实话我有丶喜欢他,不然也不会上了他

17L宿醉:
嗯,迟早大橘一定啊

18L和平鸽王:
但是我不知道他怎么看

19L离怀:
可惜我没室友

20L拾泠:
震惊 室友是个什么样的人鸭

21L拾泠:
室友是男是女?!

22L和平鸽王:
我现在慌的一匹啊兄弟

23L拾泠:
是男人就要刚男人!

24L浔棂:
室友性格怎么样

25L和平鸽王:
本人和室友都是男的

26L瑞寶:
楼主继续继续

27L拾泠:
!?震惊

28L旗子:
耽美大法好啊!
29L右右:
要玩gay这是?

30L宿醉:
那就是个gay了

31L和平鸽王:
露珠本人超帅,室友也超帅

32L和平鸽王:
我不是gay啊,我喜欢小萝莉的

33L拾泠:
有照片吗!

34L和平鸽王:
爆照是不可能爆照的

35L瑞寶:
果然帅哥都彼此相爱

36L浔棂:
楼主是在室友完全不知道[比如喝醉]的情况下上了他的吗

37L拾泠:
那你们有没有之前擦出火花

38L拾泠:
有没有gaygay的故事 讲讲

39L离怀:
突然想要个室友

40L和平鸽王:
不对不对歪楼了,我是过来求救的

41L旗子:
同想要室友

42L拾泠:
哄他!

43L和平鸽王:
大家遇到这种事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44L拾泠:
问问他是不是也喜欢露珠

45L旗子:
你室友对你有感觉吗?

46L和平鸽王:
没这么简单啊,他是钢铁直男

47L瑞寶:
直接求婚

48L拾泠:
你都上了他啊!

49L离怀:
求婚?!

50L瑞寶:
多上几次就好了

51L和平鸽王:
两天了他都没跟我讲过一句话

52L旗子:

53L宿醉:
你要负责

54L右右:
钢铁直男是不可能的!多不啦不啦几次他就是你的人了!

55L拾泠:
再去刚他啊

56L瑞寶:
爱他就要占有他!

57L拾泠:
都已经做过事了问他有没有对你有好感

58L和平鸽王:
我这两天也想过了,我是真的喜欢他,但他态度不是很明确
59L拾泠:
闷骚型我喜欢嘿嘿嘿

60L离怀:
问他!

61L瑞寶:
楼主我jio得有希望啊!

62L丧丧:
上啊!!!

63L和平鸽王:
诶你们就不能提一些具有建设性意义的帮助吗?!!

64L旗子:
直接问啊,都坦诚相待了还怕啥。

65L宿醉:
大胆的告白他啊

66L拾泠:
首先祝露珠99999

67L和平鸽王:
我怂啊,怂得一匹

68L拾泠:
别怂!是男人就上!

69L和平鸽王:
而且我们应该算酒后乱性?

70L右右:
那个gay会说自己是弯的啊

71L拾泠:
他把雏都给你了!!!!快去问!男人不能不怂!

72L旗子:
酒后吐真言,你不知道吗?酒后是真实想法!

73L宿醉:
都性了你怕个啥
74L回复旗子
真理

75L右右:
gay都说自己是钢铁直男的

76L和平鸽王:
他酒量不好,喝一点就倒了,然后我也晕晕的就上了他,他从醒来到现在都没理过我

77L拾泠:
话说做事的时候露珠在上在下

78L和平鸽王:
我是不是凉了啊兄弟

79L拾泠:
【危险发言】

80L宿醉:
上!

81L右右:
肯定在上!

82L离怀:
肯定是上啊!

83L瑞寶:
上上上!!!

84L旗子:
我也觉得上

85L和平鸽王:
我都是上他的那个了

86L拾泠:
那就再去刚他!

87L拾泠:
男人不能说不行!

88L和平鸽王:
。。。
89L右右:
当攻了还怕什么继续啊!

90L和平鸽王:
都劝我去跟他坦白吗

91L宿醉:
接着刚,刚到他哭为止

92L拾泠:
坦白!

93L瑞寶:
彻底征服他!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大猪蹄子,口嫌体正直

94L离怀:
对啊,快去

95LPea:
坦白随便再上一次啊

96L拾泠:
不行的话再去操他!

97L和平鸽王:
但他一看就是笔直笔直的那种,平时撩他都不给反应,万一是个恐同怎么办

98L拾泠:
操到他说喜欢你为止!

99L右右:
直接再推倒一次!

100L宿醉:
接着来,淦到他是你的人为止

101L和平鸽王:
不行不行你们都太暴力了,有没有温柔一点的

102L旗子:
那就慢慢来,让他爱上你!

103L瑞寶:
起码要把你的想法告诉他!喜欢这种事情就要大声说出来啊
104L旗子:
同意楼上!

105L和平鸽王:
等等!他出来了!

106L拾泠:
加油!

107L和平鸽王:
我先溜了,祝我成功

108L宿醉:
加油!

109L旗子:
加油!

110L离怀:
加油!

111LPea:
加油啊

112L右右:
是在不行来一次999多玫瑰的玛丽苏求婚场景啊

113L右右:
加油!

114L宿醉:
hhh楼上想的好浪漫

115L拾泠:
给他定制土味视频啊hhhh

116L旗子:
我觉得不错hhh

117L离怀:
哇,魔鬼妈耶

118L和平鸽王:
咳咳露珠回来了
119L右右:
喷他一脸土渣子

120L拾泠:
成功了吗!

121L和平鸽王:
他emmmm

122L浔棂:
期待结果

123L离怀:
怎样啦

124L宿醉:
把你逆推啦?

125L旗子:
期待ing

126L和平鸽王: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成功

127L拾泠:
哇!!!先祝999999

128L离怀:
他说啥了

129L宿醉:
999999999

130L右右:
哇提前99

131L和平鸽王:
他反应很平淡,没说什么(其实就是露珠还是没好意思表白啊啊啊啊啊)

132L离怀:
……

133L宿醉:
。。。。。。。
134L浔棂:
赶紧的啊

135L拾泠:
推到他啊!

136L右右:
受都害羞的啊你个攻害羞个什么

137L旗子:
上啊,男人不要怂!

138L和平鸽王:
但是他对我上了他这件事也没有说什么,这是不是代表我还有机会

139L宿醉:
强吻,推到,让他叫你的名字

140L宿醉:
这是肯定的了

141L右右:
没表态就代表可以接受啊

142LPea:
正解

143L拾泠:
没说拒绝肯定是可以的啊!

144L离怀:
+1

145L浔棂:
要是真的不接受早就和你翻脸了,他现在肯定是在等你开口啊

146L拾泠:
要是恐同就直接说不行了

147L宿醉:
+1

148L右右:
上啊露珠怕什么
149L拾泠:
还不如主动一点

150L旗子:
闷骚总在等你先开口,要不你就先开口啊!

151L宿醉:
上啊

152L右右:
早点说早点再来一次!

153L浔棂:
冲啊

154L宿醉:
冲鸭

155L离怀:
别怕,冲鸭

156L右右:
露珠冲鸭

157L拾泠:
加油鸭!!

158L宿醉:
过去了三分钟emmm

159L鱼丸:
楼主怎么不见了

160L右右:
露珠是不是已经去了!?

161L旗子:
去表白了?!

162L拾泠:
推到了他吗!

163L和平鸽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64L离怀:
估计已经去了

165L宿醉:
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些不可描绘的事情

166L和平鸽王:
他跟我说了一句话

167L宿醉:
回来了

168L旗子:
楼主求结果!

169L和平鸽:
我听不懂

170L离怀:
啥?

171L宿醉:
什么

172L大吹吹:
露珠他说了什么

173L和平鸽:
白云深处有人家

174L拾泠:
!!!!!9999!!!!!!

175L拾泠:
可以的!!!

176L和平鸽王:
嘛意思

177L浔棂:
他在装傻啊!快上去强吻他

178L离怀:
999999

179L拾泠:
下一句是什么

180L宿醉:
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

181L右右:
下一句是人家爱死你了啦

182L旗子:
人家爱死你了啦!

183L拾泠:
下一句是!!人家爱死你了啦

184L右右:
9999999999

185L拾泠:
9999999

186L旗子:
楼主999999999

187L十一:
我新来的,刺激啊!

188L和平鸽王:
别99啊什么意思啊

189L拾泠:
999999

190L离怀:
99999999
191L浔棂:
他说他爱死你了

192L拾泠:
白云深处有人家 人家爱死你了啦

193L十一:
祝99

194L拾泠:
露珠都不懂吗!!

195L右右:
白云深处有人家人家爱死你了啦

196L和平鸽王:
woc什么土味

197LPea:
99 祝长久呀

198L浔棂:
祝你们轰轰烈烈细水长流99999999

199L和平鸽王:
有没有更土的我去回他试试

200L宿醉:
祝九九

201L离怀:
你是魔鬼吗?

202L和平鸽王:
我怎么回啊

203L右右:
土渣子都到脸上了[9999]

204L拾泠:
我想騎你这辆共享单车

205L宿醉:
咳咳咳咳
206L和平鸽王:
哦对了露珠平时是个撒娇怪

207L拾泠:
加油鴨

208L宿醉:
加油鸭

209L和平鸽王:
什么鬼东西这怎么说的出口

210L拾泠:
你跟我做過了就不要去找其他女人了

211L离怀:
加油

212L十一:
加油鸭

213L和平鸽王:
还有没有土味情话

214L小籽:
江西人民发来贺电

215L拾泠:
春眠不覺曉 跟我處對象可好

216L右右:
露珠别怕冲鸭土味不够再来要

217L和平鸽王:
这个可以有

218L拾泠:
無事獻殷勤 一把抱住你

219L十一:
广西人民发来贺电

220L和平鸽王:
还有吗,多来几个
221L拾泠:
江蘇市民發來賀電

222L离怀:
四川人民发来贺电

223L鱼丸:
现在几点了,是我爱你的起点

224L十一:
啊这个太土了

225L拾泠:
你臉上有點東西。
什麼東西?
有一點想你

226L右右:
深圳人民发来贺电

227L离怀:

228L十一:
你属什么的?你属于我der~

229L弥羽:
山东人民发来贺电

230L十一:
啊太土了

231L拾泠: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不好意思了。
16:25:17

232L旗子:
你是哪里人,我心上人

233L宿醉:
等等有点不对